您的位置 : 首頁 > 書庫 > 《別宮斗了,玩吧!》別宮斗了玩吧百度云 御姐 別宮斗了,玩吧!激H

更新時間:2019-09-29 08:45:37

《別宮斗了,玩吧!》別宮斗了玩吧百度云 御姐 別宮斗了,玩吧!激H 已完結

《別宮斗了,玩吧!》

來源:作者:雨叮嚀聲聲墜分類:古代言情主角:沈環,孟慧月

這次給書友們帶來雨叮嚀聲聲墜原創的古代言情小說《別宮斗了,玩吧!》精彩的結局章節內容的閱讀,沈環,孟慧月兩位主角最終會發生怎樣的故事呢,讓我們一起拭目以待吧! 霍琳瑯道:“章家便只章貴妃一個嫡女,她自小便被按著……”霍琳瑯話語一頓,看了沈環一眼,才道:“自然是無需將其他人看在眼里的。”何...展開

《別宮斗了,玩吧!》免費試讀

霍琳瑯道:“章家便只章貴妃一個嫡女,她自小便被按著……”霍琳瑯話語一頓,看了沈環一眼,才道:“自然是無需將其他人看在眼里的。”何令筠冷笑一聲,“機關算盡又如何?到頭來還不是要俯首稱臣?”唐Chun燕道:“反正如今有孟賢妃與章貴妃相互制約,想來宮里很快便會熱鬧起來了。”

換下禮服的賢貴妃孟慧月這才輕出了一口氣,自己不過受個封號便這樣一番折騰了,想沈環那時又受了多少折騰?“貧妾拜見賢貴妃,貴妃主子萬福金安!”孟慧月方才坐下端起茶杯抿了口茶,就見衛嬪衛寶兒樂呵呵地走了進來,向著她恭敬拜禮。

“行了,起來吧!”孟慧月的語氣平靜,衛寶兒抬眸看了一眼臉色淡淡的孟慧月,不禁問道:“今日這樣的大喜日子,貴妃怎的似有些不高興?可是太皇太后或是皇后說了什么?又或是那章……康貴妃說了什么難聽的話?”殿內此刻只有兩人的親信,所以說話并無顧忌。

孟慧月放下茶盞,“我有什么可高興的?圣上這樣做,不過是將我架在火上烤而已。太皇太后與康貴妃那里自然是不高興的,但也不會在今日便給我什么顏色。皇后自然對我和顏悅色,還不是因為,從此康貴妃要針對的人,也不止是她了。”

衛寶兒一笑道:“反正只要想著章貴妃一再地失勢,貧妾便覺得樂呵。”孟慧月也不由淺笑,“是呢,想著她從前那般耀武揚威,那般眼高于頂,大概怎么也想不到會有今日吧。也好,讓她心里不痛快的事,我多做幾件又有何妨?總不能……辜負了圣上的一番心意。”

“啟稟貴妃,盧嬪過來問安了。”門外響起侍仆的稟報聲,孟慧月微一點頭,身邊的婢子已經朗聲道:“請盧嬪進來吧!”不一會兒,兩人便見盧雁有些拘謹地進來,向著孟慧月拜了下去,“貧妾盧氏拜見賢貴妃,貴妃萬福金安!”“行了!”孟慧月淡淡地道:“咱們同住一宮,不必講這些虛禮了。”

盧雁扶著婢女的手站起身,然后垂著首道:“貧妾初進宮不久,一直承蒙貴妃的照顧。今日又是貴妃的大喜日子,貧妾無以為報,恰巧身邊有些小玩意兒,特拿來奉予貴妃,還望貴妃不要嫌棄。”說著,盧嬪身邊一個捧著小匣子的婢子便將手中的匣子遞給了孟慧月的婢女。

孟慧月的婢女接過,打開略略瞟了一眼,便呈到了孟慧月面前,孟慧月也是略略掃了一眼,便知盧嬪口中的小玩意還真是價值不菲,看來是精心準備的了。孟慧月收回目光,那婢女便也就合上匣蓋退到了一邊。孟慧月看著盧雁道:“盧嬪這心思,果真不簡單,多謝了。”盧雁含笑一福,“貴妃喜歡就好,貧妾就不打擾貴妃歇息了,貧妾告退。”

孟慧月一頷首,盧雁便與婢女退了出去。待到盧雁走遠了,衛寶兒不禁好奇地站起身打開那匣子看了看,頓時驚嘆道:“這些可都是國外的珍品,值錢倒是小事,問題是千金難求一樣,這盧嬪的確有心思極了。”孟慧月淡淡地道:“哪是她有心思,是盧家有心思。”

聞言,衛寶兒轉頭看向了孟慧月,“盧家?”孟慧月道:“盧家定然是看到我父親與我托著呂鴻的福皆平步青云了,自然心里也活絡開了,只怕我父親那兒收到的東西更是不簡單。”衛寶兒道:“可貴妃的樣子,似乎不太喜歡?”孟慧月沒有多說,而是朝衛寶兒道:“寶兒表妹,以后還是莫要與這個盧雁太交心了。”衛寶兒雖不太明白,但還是應聲記在了心里。

這兩日天冷,沈環便也免了眾人的問安,自己也不大愛出去了,只呆在溫暖的殿里聽樂子,玩華容道。

沒幾日便是年節了,雖然這個年節朝廷不會有大的節宴(為啥會這樣?因為北邊的兀兀國不時侵擾邊境,朝廷一再遣出增援部隊,卻收效甚微,軍費便逐漸吃緊。當然,也有樂瀟澤自己玩樂,又大興賞賜的原因在里頭,也有其他等等的原因),百官命婦也不會進宮賀節,但宮里的節日氣氛還是有的,什么換桃符啊、戴鬧娥啊,準備肉脯之類的,沈環是不太關心的。

歌闌正說著過兩日的后宮家宴上,要給沈環挑什么首飾,就見前頭的掌事太監余墨來報,錦衣衛指揮使沈石的淑人來了,沈環愣了一愣,這才反應過來,哦,就是她的繼母羅氏,如今已是三品淑人的誥命。但如今,她卻不能當眾稱羅氏為母親了,羅氏見了她還得拜禮呢。沈環問道:“就沈淑人一人?”余墨應聲,“還有兩個侍婢留在外頭了。”

這個外頭,自然是在很外頭了,這里可是后宮重地,一般的人也不讓進來的,沈氏能進來,還是看在她的面子上。只不過,為什么沈珠沈大丫沒有一起呢?還有,按說羅氏要進來,應該會先遞個本子知會她一聲才對,怎么會悶不聲地便來了?又是誰替她開了這扇方便之門?當然,沈環在想這些的時候,已經吩咐余墨去將人請進來了。

“貧妾錦衣衛指揮使沈石婦沈羅氏拜見皇后,殿下萬福玉安!”一身禮服的羅氏恭敬又略顯緊張地向著沈環拜了禮,從頭至尾,眼眸都不敢抬一下,沈環心中一嘆,道了聲免禮,飛煙已經上前將羅氏扶起。沈環又說了聲賜座,羅氏這才在飛煙的引導下在旁邊的位置上拘謹的坐下。

沈環看了一眼面色白皙了不少,臉也紅潤許多的羅氏,知道自己進宮后,他們幾人的日子應該不會過地太差。雖沒有實權,日子卻是大大地富足了,也不必再干那些粗活了。不知是羅氏太過緊張,還是心中有話,竟半天都沒出聲,沈環不禁問道:“淑人與沈大人,還有沈大小姐,最近可好?”

沈環最想問的,自然還是沈珠沈大丫的情況,按照大丫的Xing子,有機會來見她,一定不會放過的,但今日卻沒跟著羅氏進宮,委實有些奇怪。沈環雖說已經做上了皇后,也稍稍在宮中立穩了腳跟,但除了一些必要的賞賜,也從沒召過沈家人進宮。一來是不想讓人覺得自己太過招搖,二來也是怕Xing格單純的沈家人會被人利用,尤其是大丫。所以,今日羅氏突然到訪,沈環才會覺得十分奇怪。

見沈環問話了,羅氏這才開口道:“回殿下的話,沈大人與沈大小姐都安好。只不過……”羅氏話語一頓,“家中正欲為大小姐說親,所以如今都不曾出門了。”沈環心中一驚,她怎么連這么重要的事都給忘了?大丫可是比她還大上近兩歲呢……等等……沈環看向羅氏道:“不知府上可是有了中意的人家了?”

羅氏連忙應聲,“回殿下的話,正是如此,眼下有兩戶人家,家境倒是相等,只不過又略有差異。貧妾與大人一時在心中作不了準,所以斗膽前來請示殿下。”沈環點了點頭,“淑人請說。”

羅氏似是醞釀了一下,這才道:“這第一戶人家姓蘇,父死母存,家中有些許薄產,離皇都甚近。蘇家少爺上下并無兄弟,今年二十有余,方考中舉人,只待明Chun會試過后,或可僥幸謀得一官半職。”沈環不作言語,聽羅氏的話,這蘇舉人倒是個聰慧之人,羅氏或者沈石可能也都很喜歡。

“還有一戶人家姓段……”羅氏接著道:“父母皆在,世代為軍戶,段二郎二十有七,如今做著敘南衛小旗,卻原先有個元配,兩年前過了身的。”說到這里,羅氏便不再說下去了。羅氏本以為沈環必定不會對段家那個做考慮的,哪知沈環卻是凝眉問道:“那段二郎的元配可曾留下子女?”羅氏搖頭,“這卻沒有的。”

沈環默了默道:“既是婚姻大事,自當詳加考慮,此事容我想想,稍后再給淑人答復。”聞言,羅氏也只得應了,又道:“還有一事,未曾來得及稟報殿下。大人業已從遠宗過繼一位少爺,年十歲,小名叫餅子,還請殿下賜個名兒。”

小名餅子,沈環本來該笑的,可眼下她卻笑不出來了。大丫的婚事羅氏尚且要巴巴地來問她,怎的過繼兒子這么件大事卻不聲不響地就給辦了?十歲,還是遠宗?沈環的心里開始有些不安,便道:“淑人的話本殿都明白了,此事稍后會著人一并答復淑人。如今外邊風雪連天,道路難行,淑人還需一路小心,無事,也不要輕易出門地好。”

羅氏并不懂什么彎彎繞繞,但她看得出來沈環有些不高興了。雖說,她與沈環這個繼女從前不算親厚,但也還過得去,如今的沈環雖然氣質全變,但是喜是怒她還是分辨地出的。眼見方才引她就坐的丫頭來到眼前,羅氏明白過來,連忙起身一福,“貧妾先行告退!”沈環一點頭,飛煙便送了羅氏出去。

沈環靜默地坐在位子上,將整件事從頭到尾梳理了一遍,似有什么想通了,又似有什么地方捉摸不透,索Xing站起身道:“去長樂宮。”何芳潔應聲福禮,出去安排了。

沈環在長樂宮門前下了輦,望了一眼長樂宮的宮匾,似乎她還是第一次這樣帶有目的地來拜見她的婆母皇太后。

《別宮斗了,玩吧!》精彩評論: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寫的還是不錯的。作者(雨叮嚀聲聲墜)對官場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爭應該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紅刃的廝殺。更不像很多官場腦殘文,官斗就是拉幫結派,最后在常委會上玩舉手的游戲。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沈環,孟慧月)成為遼東省長,后面的內容就成為雞肋了。也許作者(雨叮嚀聲聲墜)構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員的眼光,氣魄還有思維。情節大多都是日常瑣事,裝逼打臉,大大拉低整《別宮斗了,玩吧!》的格調,真的非常可惜。雖然小說里的女性角色都寫的不錯,但是還是覺得應該單女主(沈環,孟慧月),心目中還是希望能坐上那個位置的人是一個有道德潔癖的人。

猜你喜歡

  1. 資訊小說
  2. 書庫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时时彩后1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