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書庫 > 《律政嬌妻:老公,法庭見》 by白鹿非鹿 律政嬌妻:老公,法庭見妖孽受

更新時間:2019-10-04 00:45:36

《律政嬌妻:老公,法庭見》  by白鹿非鹿 律政嬌妻:老公,法庭見妖孽受 已完結

《律政嬌妻:老公,法庭見》

來源:閱文集團作者:白鹿非鹿分類:現代言情主角:喬二嬰,周小五

完結小說《律政嬌妻:老公,法庭見》是白鹿非鹿最新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喬二嬰,周小五,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周母當然不會希望另一個犯人逍遙法外。 盡管明白喬二嬰的最終目的是為了給范全脫罪,但她更希望害了女兒的人受到法律的制裁,最終還是同...展開

《律政嬌妻:老公,法庭見》免費試讀

周母當然不會希望另一個犯人逍遙法外。

盡管明白喬二嬰的最終目的是為了給范全脫罪,但她更希望害了女兒的人受到法律的制裁,最終還是同意了喬二嬰見周小五一面。

周小五情緒不穩定,在附近一家綜合三甲醫院三院住院,接受治療。

也正因為她精神間歇性失常,公安局、檢察院幾次派人來錄口供,一問起當天發生的事,周小五就崩潰了,又哭又罵,甚至有自殺傾向。出于對被害人的心理健康著想,官方只得放棄了錄用口供,這就導致現在都走到審查起訴階段了,受害人陳述一欄依舊空白。

如果不是嫌疑人范全失去了意識,喬二嬰也不想揭人傷疤。

依周小五的精神狀況,即便真問出了什么來,證言被采信的幾率也很低。

喬二嬰承認,她其實就是出于私心想見見周小五。

什么幕后推手,都是瞎扯的。

作為嫌疑人的辯護律師,身份尷尬,沒有雙重許可,是不能隨便接近受害人的。

既然在周小五體內提出了范全的精(和諧)液,那么強奸事實確確實實存在。喬二嬰心里藏著事,總覺得前世今生有些什么聯系,鬼使神差地把周小五的案子當成了前世妹妹的案子來看待。

盡管所有的證據都指向范全,作為前世的受害人家屬,喬二嬰的心態跟周母一樣,希望讓犯人受到應有的制裁。

但跟范全談過之后,她無端有些不安,總覺得忽略掉了什么東西。骨子里的完美主義和近乎病態的偏執,讓她迫不及待地想弄清楚事情背后的細節。

周小五住的病房是雙人間,價格比較貴,周母說她的情況不能受到刺激,但單人間是在太貴了,一天下來,床位費加上醫藥費、檢查費得花上一千,家里一個月收入也就三四千,實在負擔不起,只能委屈女兒住幾天雙人間。

三院的醫生護士人都挺好的,多少知道點周小五的遭遇,平時很注意不會流露出同情憐憫的情緒刺激她,排床位的時候還特地排了個熱情開朗的病友開解她。

喬二嬰進去的時候,剛好看到一個剪著披肩學生頭的女孩在和人玩牌。

“小五。”周母放下燉好的蓮藕排骨湯,拿了兩只小碗盛滿,端了過去。

女孩面無表情,低頭看著手上的牌。

倒是她對面的病友回過頭,甜甜地喊了一聲:“周姨。”

男孩!

喬二嬰嚇了一跳,不由多看了幾眼。

確實是個男孩,年齡和周小五差不多,一頭柔順的短發,額前自然地垂落下一縷劉海,眉眼清秀,眼睛明亮,看起來就像一個天然無害的鄰家哥哥。

對于給遭到強奸的女孩安排一位男孩做病友,喬二嬰覺得十分不可思議。但很快,她就明白了為什么醫生護士會這樣安排。

“琦琦來,阿姨給你準備了你最喜歡的蓮藕排骨湯。”周母把兩碗湯端給了男孩,使了個眼色,男孩兒心知肚明,哄著小五一塊喝湯。

周小五的病友叫范琦,先天心臟不大好,每年都要動幾次小手術,好像情況不是特別惡劣,沒有生命危險。難得的是范琦天性開朗,活潑好動,非常懂禮貌,他的積極情緒很容易感染到別人,相熟的醫生護士都特別喜歡他。

“周姨燉的湯真好喝!”范琦一口氣喝完了湯,甜膩膩地夸獎了一句,扭頭問周小五,“小五,你覺得怎么樣?好喝嗎?”

周小五冷淡地“唔”了一聲。

范琦并沒有被她的冷淡影響到,追問道:“你覺得是昨天的淮山雞湯好喝,還是今天的蓮藕排骨湯好喝?”

“蓮藕。”

范琦看了一眼周母,周母點了點頭,轉過身匆忙擦掉眼角的淚水。“你喜歡就好,媽媽明天還給你燉蓮藕排骨湯。”

周小五沒有任何反應。

范琦輕輕拉了拉她的衣袖,“周姨說明天還給你燉湯呢。小五,你媽對你真好。”

周小五這才抬眼看了周母一眼,沒有說話。

喝完湯,兩人繼續打牌。

喬二嬰探過頭看了看,發現他們是在玩三國殺。這是一款由大學生開發主導的桌游,喬二嬰上大學時也被帶著玩過一陣,不由感慨,現在的孩子越來越早熟了,初中生都會玩大學生的游戲了。

不過,一想到小學生放假時候坑爹的擼啊擼,她又釋然了。

范琦做主公,周小五做反賊,兩廂廝殺,戰況激烈。

“萬箭齊發。”

“無懈可擊。”

“殺一下。”

“我閃。”

“過河拆橋。”

“不給拆。”

“不給拆你要出無懈可擊啊。”

周小五抓著手上的牌,看了又看,沒什么表情地說:“我沒有無懈。”

“沒無懈就乖乖讓我拆了。”

“我不!”

只有當玩游戲的時候,周小五才有點這個年紀的小姑娘該有的樣子,會撒嬌會耍無賴,看上去跟正常人沒什么兩樣。

喬二嬰正愁怎么搭話,發現這個突破口之后,立即厚著臉皮加入了戰局。

于是,轉化成了一主一反一內的游戲。

周小五是個剛入門的新手,在范琦和喬二嬰的故意相讓下贏了幾回,很快她就發現了兩人很有默契地在故意讓著她,不高興地甩了臉色,聽兩人齊齊保證絕對會殺她一個片甲不留,這才勉為其難地繼續玩了下去。

大概是“新手光環”在作祟,接下來幾把,小內周小五有如神助,回回都能順利地摸到一把連弩,干掉了反賊和主公,大獲全勝。

范琦抱著頭嚷:“沒天理,教會徒弟餓死師父!”

大齡牌友喬二嬰更是心情復雜。

真是嗶了狗了。

看到他倆的悲痛模樣,周小五興奮地連聲歡呼,抱著肚子笑得打滾。

這時候的她沉浸在虛幻的歡樂之中,完全不記得自己遭遇過的慘事了。

周母在一旁看著,一會樂呵呵地笑,一會又偷偷抹眼淚。

中國有句古話,飯桌上談生意,牌桌上看女婿。經過一下午的同局游戲,喬二嬰對周小五有了大概的認識。

她拿到主公的身份牌時,不管下家是反還是內,直接砍一刀再說。如果讓她選擇拿牌,她會選防御牌,將自己一層一層地保護起來。當防御盾和防御馬被拆掉后,她會變得非常驚慌,甚至連出牌地章法也亂了。

總的說來,周小五是個非常缺乏安全感的人。

喬二嬰私下問過周母,周母也說夫妻倆經常不在家,女兒早熟,從小謹慎慣了。

“那么,11號晚上,她為什么會走二十分鐘的路,去帝京小區?”

《律政嬌妻:老公,法庭見》精彩評論:

這個作者(白鹿非鹿)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來寫個幾章,向讀者們道個歉,講出個理由來。什么離婚啊?什么在忙相親啊?不知道讀者的原諒后,等個幾天故態復萌,又斷更了!!!然后沒個幾個月你是不要想見到她了。這么一《律政嬌妻:老公,法庭見》寫了好幾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猜你喜歡

  1. 資訊小說
  2. 書庫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时时彩后1稳赚